|  發行人:酷企毛 | 發行網站:DEEP FOREST | 發行日期:2007.06.29 | 發行數量:863 |

 

 
訂閱 DEEP FOREST  舊報瀏覽
您的E-Mail

 

 

 

 

 

.基本上翻譯內容僅供參考,一切以尚禾出版社所翻譯的為主,若有需要 轉載其圖文(至討論區,或是家族)者請事先告知發行人

.因為電子報系統有問題無法瀏覽舊報,欲瀏覽舊報的訂戶請至:Link
.若圖片部分只是純收藏於個人相簿,請把相簿改為封閉
.若一直沒收到電子報的訂戶,建議先至垃圾信件裡翻翻看,若都沒有發現,可能得換個信箱了…
.這回使用素材網站為 、BGM為Rainy Green Grass-Mondialito(夢的雅朵),詳細介紹請至「報台雜事」瀏覽

 

 

 

 

 
熱門訊息 銀色鑽石SILVER DIAMOND第34回介紹
   
其它訊息 彩稿筆記-杉浦志保
  八犬傳(6)日文版
  潑刺惡魔學園
  守護天使(2)日版
   
網站概況 新增桌布
   
報台雜事 報主近況
  音樂賞析:Rainy Green Grass/Mondialito(夢的雅朵)
  閱讀筆記:聖魔之血RAMⅣ-Judgment Day
   
評鑑指教 歡迎對這份報給予意見與批評,這回有新規定(笑)

 

 

 

 

 

 

銀色鑽石SILVER DIAMOND第34回:羽化

羅貫一行人繼續在這間暗黑圖書室找尋資料,一邊享用餐後水果。「『穿行於彩霞,天女現身,翩翩起舞,花衣搖曳,香氣飄散,以嫩葉製成招來春日之笛…』」燈二念著手上的黑色書籍的內容。「『天女』?有『天女』?在天空飛的?」燈二。「那是童話故事」成重。「童話?」燈二。「不知道是誰創造的故事,就是想像的故事。」成重「那,這個呢?『樹精』又是什麼?」燈二像個好奇寶寶繼續問著。「不是樹的幽靈喔,恩…像是擁有樹的心的人形吧…?」羅貫似乎不太確定自己形容是否正確。「就是這樣。」成重。「嘿~看起來像人,擁有心的樹啊?」燈二的反應似乎是第一次聽見。「那只是創造出來的,燈二」虹。「這樣啊?不過就算有心也不會很奇怪,畢竟植物也是生物。」千艸。「不會動的生物?」燈二。此時千艸將剝好的橘子撕下一片靠近羅貫的嘴。「也對,樹也是培育出來的。」成重說著說著發現千艸的企圖,敲了他的腦袋,以示別亂來。「實際上也還沒到有感情的程度,不過還是能感受到像善意之類的空氣…只是很模糊…。」千艸邊說邊收回手。「對了,羅貫平常也會跟植物說話呢,在剛見面的時候。」成重。「啊…是沒錯…不過跟植物對話很奇怪嗎?」羅貫。「咦?很普通嗎?」燈二。「在那邊的世界,與其說植物有心,倒不如說這樣很平常。對園藝有興趣的人都覺得這樣很平常。平常在澆水的時候很多人都會跟植物說話。」羅貫。「仔細想想,我們對樹本身沒什麼感覺,說不定羅貫的感覺跟我們不一樣吧。」成重。「這樣啊…。」羅貫仔細想,其它三人生長的環境,植物本來就很稀少了,不像日本有山和森林,這之間是文化差異還是環境差異?羅貫無法確定。「宮殿沒有植物嗎?」羅貫。「有是有,不過種在地表是少之又少,有一些是種植在地底下。」成重一邊說著,一邊從櫃子拿出衣服準備就寢用。「在宮殿地下似乎有個洞穴,植物就種在那裡,但禁止進入。」虹邊享用水果邊為羅貫說明。「那些植物都被金弦一族獨佔了吧?」燈二。「獨佔?」羅貫。「真咲的人說只有金弦一族被選上管理植物和食物,並分送給民眾。」燈二。「是這樣的管理系統啊…不過這樣獨佔,沒有人抱怨嗎?還是有人想取代金弦之類的情形…。」羅貫。「取代?」燈二。「權力鬥爭或是取代之類,或是把女兒嫁入金弦,讓金弦娶進去…」羅貫。「不會有這種事的,金弦只和自己族人結婚。」千艸。「咦?」羅貫。「因為是『神之代理』血統,為了不讓血統淡薄…」千艸。「這一族因為不斷地同族通婚,所以生於『金弦』的人,一生都是『金弦』。不論男性女性,都只能從『金弦』挑選結婚對像,所以非金弦的人是無法介入的。」成重。「這樣不斷地近親結婚,後代不就越來越少…?基因產生缺陷…」羅貫。「羅貫很清楚嘛~」虹。「現在提到金弦一族,其實也只剩四、五個人了。」成重。「好少!」羅貫。「金隸的父親因染病而沒有出現在公開場合,他的叔父和其它金弦男性,就像剛剛所說,負責輪流管理植物,『繼承者』只有金隸。」千艸。「金隸是獨子?」燈二。「沒錯…」成重總覺得這詞跟金隸不搭。「這麼說金隸是金弦最後一人?金弦已經沒有任何女性了?」羅貫。「嗯…我想再過不久就會對外招入女性…」成重。「從另一方面來看,金弦一族真不得了…其它族就很普通囉?」羅貫。「這個嘛…重華的情況也很特殊。」成重。羅貫聽成重這麼一說,想起重華只有女性。「重華一族的婚姻情形…」成重聽到羅貫提起這回事趕緊做解釋。「『重華』的人一生是不結婚的。」成重。「咦?可是不是都生『女性』的一族…?」羅貫。「小孩都是在外面懷孕後帶回『重華』生產,這就是『重華』的孩子,並持續著。」羅貫聽成重這麼解釋,有種不好的問題湧上心頭。「怎麼選擇對像…?」羅貫忐忑不安地發問。「在外面…看到喜歡的就…不太好…」成重對自己族內的行徑作風似乎也為之汗顏,羅貫則是覺得似乎太輕浮了,不過沒有明講。「真是特殊…」羅貫。「是很特殊,不過用特殊算是保守了…」成重大概也知道羅貫其實難以認同這樣的事。「金弦一族也相當『特殊』,那樣的金髮和皮膚顏色,只有金弦一族才有…」成重。「咦?真的?」羅貫、燈二。羅貫聽了金弦一族的種種,不禁覺得雖然天處國很像日本,不過還是有特殊外貌的人存在著…。「其它族就沒有像金弦那樣特徵的人了?」羅貫。「恩,金弦血統是不外流的。」千艸。「這樣啊…」羅貫。「人數已經很少,加上那樣的外貌,而且現在在宮殿能聽見皇子的聲音也只有金隸,變得更稀少珍貴。」成重。「恩」千艸。「而且又是這樣的世界。」成重。在一旁的燈二則對稀少珍貴不太了解,虹則開始解釋:「很小心翼翼地使用,價值很高的東西,就像我。」

「與其說他取代『神之代理人』的位置,倒不如說大家只能視他為依靠。」成重。「這樣啊…。」羅貫思考著『神之絲線』和『神之子』的事便不發言了,似乎只有千艸察覺羅貫在思考更深的事。一陣拍趐聲接近羅貫們,是椿。「是椿啊。」虹。椿帶來一些訊息給虹:「各位,洗澡水燒好了~」「謝謝你,椿」羅貫。「那還是兩個兩個一起洗吧!」燈二才剛說完,千艸早已站在羅貫旁邊,催促一起去洗澡,當然成重,燈二是及時阻止了千艸的奸計。「嗯?什麼事?」千艸仍故意問著。「不是『什麼事』吧!順序都還沒決定呢!」成重早就知道千艸會想做什麼了。「那來抽籤吧!」但千艸提出後立即被反駁。「你可以用『透視』看見吧?」燈二。「那來猜拳吧!『剪刀、石頭、布』」羅貫提出這個方法對他們似乎是第一次聽見,所以羅貫開始進行教學。「知道了嗎?那開始吧~」羅貫開始起頭。「剪刀、石頭、布!」第一回合只有羅貫出布,其餘皆出石頭,所以再進行第2回合。這回羅貫與成重皆出石頭,千艸與燈二則都出布,這麼一來便分好了。千艸一直盯著自己出布的手不發一語,似乎有點沮喪。「真可惜啊,千艸,那我們先去洗了~」成重高高興興地跟羅貫往浴室。「去吧~」燈二則是又學到新事物而興奮不已。「猜拳真是個好方法,以後就用這個來決定吧~雖然你的眼睛很好,不過不見得會贏,啊哈哈哈哈~」燈二似乎有些幸災樂禍,不過正當笑到一半,才發覺…要和千艸一起洗的人是他自己…。此時千艸已經計畫好要拿燈二來消遣…。

 

...  ...

 

被「天青」囚禁的皇子顯得相當焦急,卻又拿這個石之人偶沒辦法。『過來這邊!』妖芽之鳥聽了皇子的命令大量衝進皇子的寢室,準備攻擊「天青」,但天青早已感應到大量的妖芽,水晶般的觸角彈出了尖刺,尖刺每根都非常準確刺進這些鳥,讓這些妖芽無一倖免,屍體散落在皇子四周,天青包覆皇子的觸角顏色略呈紅色。『越是動這些刺扎的更深…血慢慢地被吸取,枯萎的力量對石頭沒用…妖芽之鳥也敵不過這個石之人偶…若我的血不跟某人的血混入,也發揮不了特殊的力量。在這個地方我的聲音除了妖芽之外,沒人聽得見…。』皇子使勁讓手指緩緩移動,妖芽之鳥的屍體融化,形成某種流動物體,往皇子身上流動。『這麼小的鳥根本沒辦法破壞這個石之人偶,有『什麼』比較大?到底是『什麼』?妖芽對石頭無效,除了妖芽以外,更大的『什麼』…?我根本不知道啊…有什麼方法可以找到嗎…?找不到方法啊…。石之人偶…是金隸用我的血混入人的血製造出來的…製造的『方法』…『方法』,『文字的命令』,『文字的排列』,『書籍』、『捲軸』、『書』,對了,找文字!找文字記載的『方法』, 現在還有一點『力量』,用『眼睛』來找,文字以外的周圍全部透明!』在皇子的視線裡,四周都透明化。『在哪裡有書?捲軸?金隸應該還有別的…找『方法』…!』皇子用僅剩的力量,像是拼死般使用透視能力,為了找到脫困的方法!

 

 ...  ...

 

深夜中,羅貫緩緩睜開眼睛,想起虹說的話…寫『沙芽皇子』不是很好嗎?「『沙芽皇子』啊…若這樣自稱大概可以讓這個世界的人較安心吧,就像宮殿的皇子剛出現的時候…。『皇子』和『金弦金隸』,『神之子』和『神之絲線』…與其讓大家知道『宮殿的皇子其實是妖芽』,倒不如以『沙芽皇子』的反對立場還比較容易了解,不過沒想這麼多也好。所謂的『沙芽皇子』就是『有著不可思議力量的人』和『神之子』的身份吧…完全沒想過自己是『神的孩子』,不過…若自稱了『沙芽皇子』,我就是這個世界的神之子了…。之前還只是一個超級普通的高中生呢…雖然說也不是完全後悔…不過有了『地位』相對的責任就得必須承擔…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會落在肩上…。雖然決定好好地去做,但能做的,可能也只有一點點…」羅貫想著想著,頭微微地偏向旁邊,才看到千艸一直盯著他。「啊?你還沒睡啊?」羅貫只用了兩人聽得見的音量發出聲音。「恩,因為我想聽。剛剛你一個人一直在沉思…。羅貫總是一個人在煩惱,若能分坦給我比較好,我一直都這麼想。不管煩惱的事、痛苦的事,你都不需要獨自煩惱,因為我們都在你身邊。用言語傳達給我,就算是嚴重,或是沉重的事,不就可以分為兩等分了?好比說這個世界的未來。」千艸看透了羅貫的煩惱。聽了千艸的建議,羅貫心裡想,或許千艸本來個性就是如此,就算沒有了以前的記憶,應該也是這般的溫柔。「我會這麼做的。」羅貫。「分成四等分就變得更少了。」成重走到羅貫旁邊。「沒錯!」燈二也醒了。「啊,你們也還沒睡?」羅貫。「羅貫的年紀最小,仰賴我們是理所當然,身邊就有3個…2.3個大人…」成重似乎不太放心其它兩人,趕緊作修正。其它兩人一聽成重這麼說,覺得被列入不安名單:「為何做修正?」「還有警備隊的人算進去也有很多大人,恩…10幾個人吧?」成重似乎對警備隊的人也不太放心…因為算一算總數大約是20位…。「他們這麼不可靠啊…?」燈二。聽到他們這麼說,羅貫不禁噗嗤一笑。「謝謝你們,那我就說了,只是有點煩惱……」羅貫把自己在沉思的煩惱說出來,大家也都傾聽著,羅貫覺得總算可以放下心中的重擔,也意識到,是啊,自己經不是一個人了,就算有什麼痛苦的事,也完全沒問題的……。

 

...  ...

 

原本以地底為行進路線的主匪們遵照了HOSHIMINOKOTO(ホシミノコト)指示,走上階梯,準備通往地面,不過似乎確地面仍有一段距離,因為眼前仍有一大片峭壁圍繞著他們,峭壁裡衍生出橫向的石柱。「真的是天空呢!」夕吾。「在往上就是地面了?」史瑩。「沒錯,你們都很努力。」主匪。「那些橫的東西是什麼?」宮指從峭壁衍伸出的橫條狀物。「像根之類的吧?」主匪。白琶則被這峭壁嚇到了。「階梯到這裡就沒了。」宮。「恩,好,大家往上爬吧!」主匪叫大家準備動身,大家也都沒有意見,唯獨白琶覺得,怎麼可能爬得上去?「爬這個峭壁?平常哪有在爬這種東西?!」白琶。「你說爬峭壁?有啊!」秋市的神情顯得很認真。「找食物的時候就要爬了,到處都是岩山、峭壁,為了找能吃的食物,大家都得爬,從小時候被皇子與金隸拋到盡頭之地後就一直是如此。」白琶聽秋市這麼說,想起自己跟他同年紀時,在宮殿是不愁食物的,便不再抱怨。「怎麼?大少爺?你沒辦法啊?這樣好了,你就先在這裡等,等我們爬上去後再丟繩子給你吧!」主匪。「我自己會爬!」白琶聽了很生氣。或許宮與主匪早已料到白琶很容易操弄,才故意對他這麼說吧…。警備隊們早已熟悉爬這種峭壁,輕輕鬆鬆就往上爬了,唯獨白琶爬沒多久,就滑下來了。「啊,大少爺滑下去了,不要緊吧?」鬨志仍有點擔心。「放心,只是剛開始不習慣罷了,掉下去後就會抓到訣竅了。」主匪倒是一點也不擔心,話說如此,不少傷痕出現在白琶的身上,每滑落一次,傷痕便增加。「可惡,真難爬…手、指頭,膝蓋、衣服都磨破了。」白琶越爬越生氣。「喂~你果然還是需要繩子吧?」已經爬到地面的主匪往下喊話。「不需要!我自己會爬!」白琶的吼聲幾乎在地面都可以聽得見。「這麼倔強啊?真是有趣。」主匪。「很有骨氣嘛」宮。白琶滑落的次數逐漸減少,越往上爬,越可以清楚聽見上面的聲音。「那群人真吵,什麼事這麼熱鬧?上面好像很高興的樣子。」白琶越來越接近喧嘩聲。「還差一點…」白琶只差些微的距離即可碰到地面,此時他看見了秋市。「什麼啊,你爬得上來嘛。」秋市。「…當然會!」白琶確確實實自己爬上來了。「噢,你很努力嘛,大少爺。」主匪。「沒什麼…」白琶嘴上雖回答如此,其實已經很累了,一抬起頭,眼前已是一片充滿綠色景象,不禁讓他看呆了。「真厲害,那邊也有很多樹呢!」「這麼遠的地方也有…」「你看,這裡面有水」「真的有水!」「是燈花!」「哇,這棵樹會發出聲音呢!」似乎到處都種了不少鈴樹。「是羅貫種的。」宮。「皇子真厲害!羅貫真的是沙芽皇子呢!」警備隊們對這景象又驚又喜。白琶回想第一次見到羅貫,羅貫當著他的面說要盡全力恢復綠色景象,白琶當時認為羅貫的話根本不能相信,因為他從未看過一片的綠景…但是現在……。「…真是漂亮。」主匪也被這片景象所打動。「嗯」鬨志。白琶不禁落下了眼淚,也很快地拭去了。

 

...  ...

 

同樣收到羅貫的信,某一個村莊裡,看到信裡夾帶了許多植物,種在地面上後變得更茂盛了。「這些樹葉更茂盛了,可以吃了呢。」一名女子與另一名女子對話。「幸虧沙芽大人的信…總算獲救了。」另一名女子回應了她。「雖然是獲救了…但不管走哪條路,從這裡移動都相當困難…又不能獨自行動…。」一名村人仍很擔憂,因為村子周圍的地面都破碎了。「還是只能從峭壁下去了…。」另一名村人提出自己的意見,但卻不被採用。「誰要下去啊?掉下去必死無疑!」對方提出反駁。「只有沙芽大人的植物也好,他給了我們堅固的樹壁,還有食材,就這樣在這裡過日子也好…。」一名年長的男性不願看到年輕人冒這個險。「爺爺…」其中一名村人這麼稱這位年長者。此時從峭壁下發出某種聲音,並越來越靠近地面,突然出現植物並持續往上升,兩名男子出現在村人面前,看到這個景象的村人喊著:「是宮殿的皇子?」「不,我是澤羅貫,午安」羅貫立即表明自己的身份。「澤羅貫?」村人一聽到這個名字,才知道這名就是送信的人。「那你是沙芽大人?」年長者問著。「是的,我是沙芽皇子」羅貫以肯定及自信的語氣說出了自己是沙芽皇子。「『沙芽皇子』…!」年長者的表情不再無奈,轉變成喜悅的表情。「謝謝你給我們的種子,不過剛收到還以為是奇怪的書信…」年長者坦白說出來了。「咦?果然很怪,真抱歉」羅貫顯得很不好意思。一旁的村人覺得:真是坦率的皇子啊…。

 

...  ...

 

被囚禁的皇子仍尋找脫困的方法,突然間停止尋找了…『找到了,就是這個…!』皇子似乎確定找到了方法可以脫困。

 

 

 

<34end>待續

(以上內容收錄於冬水社雜誌5月號)

 

這回已經到第12集的內容了~接下來35(皇子與金隸對手戲)36(沙芽皇子警備隊堂堂登場)都是12集的高潮情節,不過…在這裡希望訂戶們能為這回故事做些評鑑…不然…我可真的會傷心…就會閉關一陣子了()。評鑑新規定請往下看。

如果眼尖的朋友發現到的話一定覺得很奇怪,為何燈二會在第12集問到「童話」的定義?在第2集時燈二用「童話」來形容千鋃一族,表示他應該是理解這個詞的意思,但卻在第12集提出疑問,不覺得很奇怪…?所以翻了日文版看了一下…似乎在第2集時譯者小姐把原文的意思似乎理解成其它意思了…這樣看下去一定會有矛盾點出現…原因貼在我的blog裡,有興趣的朋友歡迎看看究竟:link

 

 

 

雜草社雜誌ぱふ2007年8月號:彩稿筆記-杉浦志保

若有長期訂ぱふ的朋友將於6.30發售的8月號可看到由雜草社編輯所做的訪談:杉浦志保老師的彩稿筆記,如果沒有…如果朋友能拿到書的話…改天會介紹…吧?

詳細內容:http://www.zassosha.co.jp/

 

八犬傳(6)日文版發售中!

過不久中文版也將問世,這集將有信乃恢復成18歲應有的模樣()村雨的真面目也將揭開!

詳細內容:http://www.tosuisha.co.jp/coner/saishin/hakkenden06m.htm

 

潑刺惡魔學園已完結!

日版第5集已發售,喜歡的朋友可以開始等中文版了另外山咲老師的新連載JOCKER X GAME已開始,連載於月號,內容還蠻不錯的~

詳細內容:http://www.tosuisha.co.jp/coner/saishin/gakuen_d05m.htm

 

守護天使(2)日版將出版!

森本秀老師的fans請注意,守護天使(2)日版即將出版,喜歡這部作品的朋友可以期盼中文版到來另外GD圖書卡、守護天使週邊商品也開始在下個月販售,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至冬水社網站瀏覽

詳細內容:http://www.tosuisha.co.jp/coner/saishin/astarisk02m.htm

 

 

 

 

 

 

GALLERY區新增一張桌布&彩扉!

第一次使用黑白稿製作,圖樣取自第一集的羅貫,另外彩扉第34回羽化放上!

前往DEEP FOREST:http://walk.to/deepforest 瀏覽

 

 

 

 

 

 

報主近況

最近收到朋友們的禮物(謝謝某S、某K與某K的爸比媽咪~),都能紓解壓力的禮物~(感謝~ˇ) 前些日子也收到一位朋友setona的e-mail,似乎很久以前也是來逛DEEP FOREST的朋友,但可能中間一直換空間,所以就一直沒找到,直到最近才找到網站,所以寄了封mail,真是感動到我了…。謝謝setona~^ ^ 我想不少朋友準備開始找工作了吧?也有可能進入另一個升學階段,總而言之,學生就好好地充實自己的暑假,找工作的朋友就努力吧~雖然剛開始一定是會辛苦的,做上手後就會變得輕鬆許多…吧?大家一起努力吧~~(笑)

 

音樂賞析:Rainy Green Grass(Acoustic Vers)/Mondialito(夢的雅朵)

這首是在逛誠品書店時去試聽CD發現到的,非常舒服的歌。收錄於「NOTE OF DAWN/清晨筆記」專輯中。由日本兩位來自東京的Junko(女性)與Toshiya(男性)組成,曲風兼備西班牙式與法式的輕快曲風,去年也曾到台灣開過小型演唱會,主要仍是以法語歌唱,不過這張清晨筆記比較例外。聽聽這類的歌曲真的是能洗滌心靈呢~(笑)若聽了這首Rainy Green Grass(Acoustic Vers),覺得喜歡的話,可以至博客來訂購,若還是想聽其它的歌曲,可以至各個誠品書店門市裡試聽,雖然不能聽整張歌曲,但大多的歌曲都能試聽到了~

Mondialito:http://www.mondialito.net/

博客來音樂館>夢的雅朵>清晨筆記:http://www.books.com.tw/exep/cdfile.php?item=0020109916

圖片來源:http://www.books.com.tw/exep/cdfile.php?item=0020109916

 

閱讀筆記:聖魔之血RAMⅣ-Judgment Day/吉田直&THORES柴本/台灣角川

 

繼上回RAMⅢ新教廷事件仍風波不斷,卡特莉娜因有與新教廷通敵之嫌而暫被拘禁,無計可施的亞伯及波吉亞在一位自稱安哈特伯爵夫人克莉絲塔的請求下,前往塔林救出她的丈夫以及找出有新教廷名單的「智天使」以洗清卡特琳娜的嫌疑,但是…異端審問局馬太修士早已掌握亞伯一行人的行蹤,並一路跟到塔林,曾與馬太修士有過交手的「獅牙」里昂,與「舞劍手」修格也抵達了塔林,將與馬太修士再度開戰…。騎士團的影子在亞伯抵達塔林後也悄悄地開始破壞亞伯的計畫…騎士團新角色「冰魔女」將大顯身手!不容錯過!

這回除了亞伯與波吉亞再度聯手外,里昂也與馬太修士有一段精彩的對手戰!里昂與馬太的過去將被揭開~馬太修士就是傳說中像BLEACH的市丸銀(笑),不過是黑髮,但個性卻……。總而言之,這集相當精彩~就算沒有接觸這套書籍的朋友也可以先看看華麗的插圖及封面後再考慮要不要看(再笑)。

 

 

 

 

 

 

上回謝謝皓月、shuhan的評鑑,還有其它留言在blog與網站留言版上的朋友們~

這回若評鑑不超過15則, 總字數不超過1000字…報主要閉關一~二個月…即停報一~二回,以做研究與反省…

 
您的暱稱:
您的e-mail:
您的網址:
您對這次的評
評價與建議:
管理密碼:
   
  瀏覽其它評鑑內容:GO!

 

2007.6.29 DEEP FOREST